古村落活化升级的佛山“4+1”模式探析,古建筑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92浏览

    古村落活化在村落人居环境等基础设施提升的同时,注重对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与传承,积极为古村落发展注入更多的文化内涵,推动古村落文化升级和区域升值。 佛山古村落在深入挖掘本村历史文化资源的基础上,建立村史馆,全面展示古村落发展脉络、历史文化、传统习俗,部分村落还建立了名人馆。

此外,通过举办特色各异、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积极传承佛山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极大地丰富古村历史文化内涵,本土历史文化得到很好的保护,注重对传统宗祠文化、乡贤文化的挖掘,乡土文化凝聚力进一步提升。

   一村一品差异化发展是佛山开展古村落活化升级的宗旨之一,面对散落在佛山各地的众多古村落,要挖掘各古村、各片区的自身特色,结合历史沉淀的村落文化、民风民俗,在保留历史文化遗产的同时,完善公共文化设施和服务,打造特色文化产业,从而形成一条特色鲜明的活化之路。

   当前,在佛山建设文化导向型城市的大背景下,文化是城市发展的动力之一,发展特色文化更是避免千城一面的重要手段。

以文化为脉络的融合活化策略,首先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融合。

以传统文化为脉络融合现代文明是确保古村落活化不脱离实际的重要保障。 结合当地特色文化,以文化为脉络,保留当地特色传统文化活动,对重要的纪念物、宗祠等精神文化空间场所等进行修缮、保护。

同时,将活化完成的建筑用地开发成现代生活所需用地,如举办各类展览、租赁、校馆合作等。

其次是文化资源与自然资源的融合。

北滘林头社区(村改居)在古村落活化中,将古桥、庙宇、祠堂等古建筑与沿街河涌整合,沿河打造一河两岸景观带,融合了祠堂文化、书塾文化、古桥文化,对其周边环境、沿线河涌进行水质整治、桥梁美化,采用先进的微生物原位修复技术,逐步恢复河涌的自净能力,打造出了一河两岸、四段八景的特色休闲、商业和娱乐景观带,将文化资源与岭南水乡文化的精髓水文化融合保护,走出了一条文化资源与自然资源融合活化之路。

此外,在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下,积极开展传统文化活动、民俗活动,再现历史文化景观,凝聚村民,增强文化认同;积极挖掘整理当地典籍传说、村史村事,活化利用祠堂开设林头村使馆,展现古村历史沿革和民俗民风,讲好当地的小城故事。 民风民俗的保护与再现,不仅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同时对当地的民风改善具有重要意义。

   古村落活化升级不能脱离城镇发展规划,要根据自身的现状及开发的价值,在统筹协调的基础上,筛选一批保护利用价值高、文化价值大、带动示范性强、能展现当地特色文化的古村落、片区作为重点活化对象,从资金筹措、保护条例制定、产权置换、社会管理、执法监管等方面就要做好相应的对接措施,给予最大的政策支持。

北滘碧江村在古村落活化中,重点打文化牌,将以碧江金楼为核心的古建筑群整合重点活化,以点串线、以线带面,将村心大街、泰兴大街祠堂群规划为历史文化保护区重点活化。 从市政工程、景观工程、房屋外立面工程等方面入手,将保护区划为保护区、建设控制区、环境协调区分区分类进行活化,对保护区以保护为主,修缮为辅;建设控制区内要求村民不得私自拆除重建,新的建筑要延续街巷风貌,保证村落建筑肌理完整。

对无能力修缮改建的民居、祠堂等古建筑采用政府出资、产权置换等方式进行活化。

    古村活化,不是一个商业开发占主体的工作,而是宜居乡村示范、公共服务完善、环境生态优美、岭南文化传承、乡村休闲旅游五位一体的工作,它重在改善村民的生活环境和彰显村落文化特色。 古村落活化的出发点是保护特色历史文化资源,落脚点应该是对历史文化资源的再利用,过分商业化不仅会破坏古村原有的文化资源,容易导致千村一面,最终沦为各种商业街、小吃街,从而失去灵气。

同时要看到,发展特色产业不仅有利于文化资源保护和传承,还可避免政府持续输血的现象,以减小财政压力。 特色产业的培育需要从当地特色文化中下功夫,深入研究传统节事、民俗、表演、服饰、手工艺等。 古村落发展可以定位为闹市中的栖息地,发展体验式文化消费,将特色古村落与周边大的旅游文化资源、其他特色古村落进行整合打包,发挥协同效应,逐渐锻造品牌,形成周边看风景、村中品文化的特色旅游。

   实现古村落活化的可持续融资,改变单一的政府投资经营模式,应积极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活化经营,通过政府引导,构建合理完整的融资链条。 对投资项目根据当地实际规划目标进行筛选、合理规划分类,把经营性与准经营性项目交由市场来开发,公益性项目由政府投资,从而实现古村落活化的可持续发展。 北滘碧江在古村活化中,对金楼古建筑群的修缮和维护,镇、村两级共同成立了金楼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对金楼古建筑群进行日常的维护和管理,不仅增加了当地的就业岗位,也大大减轻了政府的负担。 此外,碧江整合现有祠堂资源进行修缮维护,采用出租、无偿提供等方式提供给社会团体、个人使用。

例如,蓬莱书院的前身是澄碧苏公祠,由个人出资修缮、使用、维护,目前蓬莱书院主要承办各类书画展览、书画教习、乐器培训等活动,参与人数众多,在佛山乃至广东都小有名气。

   佛山古村活化按照差异化、大格局、可持续发展的工作思路和筑巢、引凤、谋发展的工作路径,聚集各方要素资源,从供给侧培育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促进生产、生活、生态、文化有机结合,逐步形成了全面保护、分期推进、分类引导、分级管理+市场运营的古村活化的佛山4+1模式。

   由佛山市委、市政府成立古村落保护活化工作领导小组,作为古村落管理常设机构,负责各类专项基金的成立和资金筹集,制定相关政策标准和实施细则等。

市住建管理局会同文广新局、旅游局牵头负责市级统筹工作,市住建局负责总体统筹督导建设推进,市文广新局负责统筹文物保护、文化品牌打造等,市旅游局负责统筹旅游产业开发、平台搭建等工作。 各区成立古村落保护活化管理办公室牵头各部门负责本区项目建设指导、协调、督促、服务工作。 各镇街直接组织建设也可以指导村集体自建。 村集体设置古村落管理委员会,根据自身实际组织查漏补缺,配合镇街组织项目建设或担当建设主体。 逐步建立起市级统筹指导、区级协调督促、镇街组织实施、村庄主体建设四级联动工作机制,确保古村落活化有序推进。    在古村落调查工作的基础上,逐步开展古村落建档行动,进一步扩大摸底普查覆盖面,包括文物、历史建筑、古树、肌理、文化、风俗、语言等物质和非物质文化资源,进行甄别、分类、评级;对历次调查和新一轮发掘的古村落,由区、镇协同进行一村一档建档工作,录入古村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详细信息。

除此之外,建立全市古村落管理信息平台,建立各类专题数据库,如古村落建设项目库、古村落文化资源项目库、古村落产业项目库等,从而为古村落活化发展提供基础支撑。 为完善古村落活化的长效机制,逐步开展分类保护、分层管理和多元化利用,制定出古村落认定标准和保护修缮指南,构建古村落评价指标体系,具体到保护内容、修缮技术、运行维护等各个环节,制定统一的技术标准和可参照的实施细则,为古村落的可持续发展建立控制与引导体系。

建立古村落历史文化常态化保护机制,形成市、区分级认定、分类保护、分级管理、相互衔接、各有侧重、多元化利用的古村落保护体系。

佛山古村活化积极探索了古村名录退出机制,针对活化建设不达标的古村提出限期整改,仍未达标的古村,经专家评审,取消古村名录认定和相关优惠政策、项目支持和资金支持等。

同时,对违反保护要求造成文化遗产资源破坏,以及对传统建筑、选址和格局、历史风貌产生破坏性影响的古村落,实施推出古村名录措施,建立古村名录退出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