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九章 渊中渊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46浏览

第一七零九章 渊中渊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六道噬渊】!?对于如今大陆上的强者来说,这个名字太陌生了,几乎无人知晓这代表着什么。

但是,在远古时代,一直到金童的前身逝去之前,对于六大地界王族,七大地界的战体血脉来说,这个名字代表着最大的危险,以及这群最强者们所要肩负的责任。

“传说,远古时代的开启,正是因为在那之前,六道秩序被破坏,六大地界混乱一片,其根源就是【六道噬渊】……”金童叹息一声,说起这个极深的秘密,若非必要,他根本不想提及这些隐秘的往事。

“主人,我似乎有些记忆……”剑罡虚傀躬身,它也想起了一些埋葬的记忆,当初第八巨头才会出世,率领剑之军团平定各大地界,其真正的缘由也是因为【六道噬渊】。 关于剑之军团的强大,剑罡虚傀还有着一些记忆,那是冠绝六大地界的恐怖战力,哪怕面对六大地界的全部强者,剑之军团也足以横扫。

因为,剑之军团的主人-第八巨头,以其实力而论,可谓是六大地界第一,凌驾在所有巨头之上。 这样的存在,六大地界根本没有足以匹敌的对手,但是,为了平定六大地界的混乱,剑之军团却足足耗费了一个纪元以上的漫长时间。

究其原因,正是因为六大地界各处,出现了许多【六道噬渊】,这种地势无比恐怖,由地脉汇聚之处诞生,想要发现其所在就很困难,至于将之摧毁就更加困难。 也正是因为【六道噬渊】,剑之军团才耗费了漫长的时间,才将六大地界的混乱平定。

否则,若仅是某些盖世强者叛乱,又岂会耗费那么长时间,第八巨头根本不需要创建剑之军团,仅凭自身的实力,就能够横扫六大地界。 “可惜,就算是第八巨头,也未将【六道噬渊】的祸害彻底解决,这种地势太隐蔽了。 ”金童脸色很难看,略一迟疑,说出了更多的隐秘。

从远古时代以来,许多巨大的灾祸,其根源实则都是【六道噬渊】的异动,这种地势就如同是地脉汇聚之处的火山,只要稍微喷发一下,就会造成一方地域的可怕灾难。 因此,从古至今,六大地界的王族,各大战体血脉的最大责任,就是要肩负起解决【六道噬渊】的危险。 当初,六道之战后,金童的前身之所以被暗算,也正是因为一处【六道噬渊】的喷发,造成境外之域的崩塌,他耗尽全力,才遏制了那场巨变。

却也因此,被亲近之人暗算,而后陨落。

听着这样的叙述,秦墨等皆是一言不发,都是神情凝重,若真牵涉到【六道噬渊】,恐怕不仅是西城,或是镇天国,若是更加严重一点,一方大域都要遭到波及。

“奕师,诸位,一定要想想办法!”羿武狂急道,他知晓这样的事情,自身根本无力参与,只能请求秦墨一行。 “事关【六道噬渊】,自是会尽力。 ”金童则是直接开口。

秦墨也是颔首,关乎到故乡的存亡,他自是责无旁贷。 奕铭风则是沉思,而后建议,想探查一下这处【六道噬渊】的情况,再作定夺。 砰!金童已是再次出手,手掌探出,不断扩大,同时,手掌也渐渐化为虚无,如同要覆盖天地,一下子伸入封闭的洞口中。 另一边,秦墨身躯震动,气血涌动雷光,与金童产生共鸣,支撑其进行探测。 周围,其余同伴皆是屏息,等待着探测的结果,他们都想帮忙,但是,这种探测唯有王族,战体血脉才能进行,其余生灵都是束手无策。

轰隆……光辉涌动,将秦墨、金童的身形笼罩,而后两道光影一闪,两人的一部分神魂竟是离体,穿过了被堵的通道,一直朝着深处而去。

“这就是王族、战体血脉的特殊,能够由此探查【六道噬渊】。

”金童这般解释,他有过探查【六道噬渊】的经历,对此相当熟悉。

“为何只有王族,战体血脉才这般不同?其他天赋超凡之辈就不行么?”秦墨有些疑惑。 这样的问题,金童也曾疑惑过,后世也有绝艳之辈涌现,也有天赋超绝的天才,并不比王族、战体血脉逊色多少,但是,却缺乏一些特殊的禀赋。 “或许,这是因为各大地界的王族,战体血脉诞生于远古时代之前,在血脉中有这样的烙印。 ”这是金童许久之前,经过思虑之后,得出的可能的答案。 通道很幽深,且似是没有尽头,狂暴的吸力传来,在洞口最深处,有着可怕的光漩,似要将万物都吸噬其中。

秦墨、金童的目的地,并不是那处光漩,那是【寂天之渊】的最深处,并非是【六道噬渊】的入口位置。

“要绕过那道光漩,才能看到【六道噬渊】的存在。 ”金童这般告诫,同时一再提醒,要秦墨运转【锻神八法】,尝试以青金神焰护持住两人的一缕神魂。 当初,金童探测【六道噬渊】时,损耗了不小的力量,深知其中的危险。

不过,有秦墨随行一侧,金童则是认为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尤其这处【六道噬渊】的情况看起来并不那么糟糕。

呼呼呼……靠近那道光漩的边缘,狂暴的吸噬力涌向,拉扯着秦墨、金童的一缕神魂,一点点朝着光漩中央而去。

这时候,秦墨的一缕神魂中流动蒙蒙青金焰色,形成一股无形力量,将两人的一缕神魂护持其中,毫不费力的绕过了光漩,朝着【寂天之渊】的最深处而去。 “神焰之力,真是有着无边神异啊!”金童不禁感叹,很是羡慕。 他虽猜到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却也没有想到,竟是如此轻易。 要知道,当初探查【六道噬渊】,可是集结了许多王族强者之力,才勉强达到了【六道噬渊】的边缘。

“拥有神焰的生灵,天赋果是在王族,战体血脉之上么?”秦墨喃喃道。 此时,四周场景变幻,幽幽光泽涌现,无数陨石般的发光体在沉浮,一条条地脉在四周盘旋,秦墨、金童来到了一处奇异的地域。 “这就是【六道噬渊】的所在?”秦墨愕然,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从四周的景象中,他只看到如星空般深邃的场景,却未感受到丝毫的危险。 “不错。 这就是【六道噬渊】的边缘,你小子感受不到危险,也是正常的……”金童看了看秦墨,不禁叹息一声,“你将青金神焰的防护撤去一点,就能察觉到怎样的不同了。 ”秦墨闻言,小心撤去一些神焰之力。 咚!一瞬间,异变骤生,那些陨石般的发光体疯狂翻涌,闪耀着无比妖异的纹路,如同无数流星划破夜空,朝着秦墨、金童的位置疯袭而来。

这时候,秦墨仔细凝视,才是看清了这些陨石般的发光体的真面目,顿时,他心头狂震,才真正明白为何金童说这里无比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