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最 公主嫁到:莫少,请接招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17浏览

叶小最 公主嫁到:莫少,请接招

上官老爷子强行压制住心里有些生气的感觉,随即摆了摆手,语气无奈开口着“行了,你们先下去,仟平,刚刚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年来,我会让宏儿暂停你一年的零用钱,不会再给你钱,还有,一个月里,我会派人看着你,如果没有要紧的事情还敢出去外面浪的话,我知道一次,你往后的钱就没有了。 ”上官仟平听到上官老爷子那些话,原本心里是有些生气的,可却接受到自己母亲的眼神,顿时消停了一下,咬了咬牙,他在心里骂了一句,老不死的,骂完之后就开口了,语气却是委屈极了“舅祖父,我知道了,那舅祖父你别太生气,我们这就下去了。

”上官老爷子没有再开口,明显就是一副不想搭理他们的样子,这让上官仟平更加生气了,却知道自己奈何不了这个老不死的,只能直接甩手离开了,甩手离开的时候,他还朝着上官老爷子露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像是要把上官老爷子给吃了一样。

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跟贵妇人离开了,而上官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很久,久到管家回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发现,管家走到上官老爷子身边,低低唤了一声“老爷子。

”上官老爷子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揉了揉眉头,轻轻嗯了一声“嗯,贺医生送走了没?有没有生气?”管家无奈回了一句“可能生气了,又可能没生气,刚刚我跟贺医生说了,贺医生说他没有生气,也不会计较这件事情,可我看着贺医生的表情,应该是生气了的。 ”上官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说了一句“到时候让宏儿上门跟贺医生说说,也让他带仟平去道个歉,这都是什么事,对了,这次怎么会是贺医生过来的?”“对了,老爷子,刚刚我打电话给家庭医生让他过来,不过他站在抽不开时间,就让他师弟过来了,我也没有想到他师弟是贺医生,不然也不会闹出刚刚那些事情了,都是我的错。 ”管家也是无奈说着,他是上官家的老人了,也是从上官老爷子面前的事情就提拔当上官家的管家,虽然上官家闹心的事情多,可他还是不想离开上官家,也是他觉得他离开了,恐怕老爷子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虽然旁系还有几个跟老爷子年纪一般大的,可他们那些话,太带有目的性了,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他们根本就不会过来上官主家找老爷子。

“这不是你的错,你别什么事情都往你身上揽。

”说到这里,上官老爷子忍不住把刚刚的事情跟管家说了一下,却得来管家的一声叹息跟无奈“老爷子,你这些话,可是伤到大少爷的心了,大少爷以前怎么样的,我们心里都清楚,如果不是真的对老爷子你失望了,也不可能这样,而且在厨房里的时候,仟平少爷明明吃过那么多,可却还是觉得饿,他的目的恐怕只有两个,难道老爷子你还想不到吗?”上官老爷子经管家这么提醒,终于想到了什么,虽然不确定开口问了一句“是想跟歌儿吵起来?还是那药膳有什么?”“对,老爷子,如果不是第一个,那就是第二个了,而刚刚看仟平少爷的表情,我比较倾向于第二个,大少爷是怎么样的人,仟平少爷不可能不清楚,惹了大少爷对仟平少爷没好处,而且如果真的想对付大少爷,仟平少爷应该早有准备,可看样子,那些事情都是突然发生的,仟平少爷也没有事情就清楚。

”管家分析着,而他不知道,他分析的那些事情,十有八九都是事实。 管家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老爷子,你说的那些话,大少爷心里也应该是怪你了,即使你很顾念旧情,也是你妹妹的死跟你有一点关系,可在我们这些外人眼中,那根本就不能怪到老爷子你身上,就算是你的问题,你这十多年来为旁系的那群人做的那些事情已经够了,难道你还想在你有生之年还那么帮那群人,老爷子,我说句掏心掏肺的话,不仅仅是大少爷对你失望了,就连老爷都有些不想回来了,老爷不想说你什么,这些年只要你睡着了,老爷才回来,而且老爷在外面也有一套房子,有事没事就接夫人过去住几天,这就是不想让夫人掺和进来这些事情里面,我这么说,老爷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管家比上官老爷子小十岁,年纪也大了,可眼不瞎,心同样也不瞎,而且正中了一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候,管家知道的事情比上官老爷子多的实在是太多了,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不想老爷子晚年后悔起来,这样那就一切都晚了。

上官老爷子表情愣愣的,脑中也回想着管家说的话,心里也是懵逼极了,低声呢喃了一句“我真的错了吗?”“老爷子,如果你同意,我给你看一些东西,你就觉得你有没有错了,还有一个,你看到这些东西了,身体哪里有问题的话,就跟我说。 ”管家想了想,还是郑重开口了。

他如果做出那些事情,心里很清楚,旁系都是一群心狠手辣的人,天下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等一下再上官家发生的事情一被传出去,那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他和他的家人,索性他只有一个女儿,女儿刚嫁没多久,不过距离京城却很远,之前女儿是打算让他不要做了,过去她那边养老的,可是他不愿意,这件事情也就搁浅了,如果他这个老头子运气好的话,可能能逃出京城,可如果不能逃出去,那也是命了,只可惜没有还没有抱过外孙,他却也不想,老爷子再迷迷糊糊下去,更加不想,那些没有太大地位的人再受什么伤害了,旁系那群人,就是一群害群之马,不除了绝对会永绝后患。 上官老爷子表情更加恍惚了起来,他看着这个虽然是管家的老人,可心里很清楚的,面前的人不会骗他,更加不会说那些无中生有的话,心里也是有些恐慌起来,总觉得什么事情要逃离他的掌控了,可想到歌儿离去时候的语气和表情,他心里又下定决心了“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