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子归来,给我一瓢长江水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105浏览

屈子归来,给我一瓢长江水

  一  阳春三月到宜昌,顺县城平湖大道东行,到了茅坪镇凤凰山。

  在距离长江不足二里的凤凰楼酒店住下,安顿好行李物品,简单吃完早餐,便来到西陵峡南岸。

这座建于1700多年前曹魏时期的小镇,是宜昌秭归县府所在地。 小县城好似一个正在增长体格的少年,像中国所有的县城一样,在新农村建设的机遇下,正在玩命地建设的新城,不断地容纳着三峡移民。

  山上古民居零零散散半遮半掩地散布在密林深处,山下试图用古香古色来构思的楼宇、街景像是古玩赝品,纵然青砖古道,斗拱飞檐,但那精致精美精良的建材和工艺经不起仔细推敲,特别是那些缔造古镇古香古色的匠人早已不知所踪,贪图"e文化”投资方和包工队提供了廉价的快餐般的县城建筑成就。

“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中国房地产商人应该知道的,但这“陈迹”很难成为“古迹”。   矗立在长江岸畔,浩淼的江水平缓蜿蜒而东去,水面春波荡漾,从霞光中漏下的阳光金箔一般覆盖在波纹上。 到了秭归,当然是为了追寻1800多年的那位故人——屈原。 这位楚国贵族大臣,或许也曾站在长江江畔他高髻轻绾,峨冠博带,捻须沉吟。 何等毓秀清俊的屈原先生,身披香草和白芷,秋兰结绳后佩带在腰间。

清晨,他摘取山坡上的香木兰,日暮时分,诗人去采摘经冬不枯的香草。 这完全就是八个月大的婴儿的天真、馥郁和形状。

忽然,屈原诗风如峭壁兀立,朗声咏出“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乘上千里马纵横驰骋吧,来呀,我在前引导开路!  正在冥思,随行人李自江,自以为有趣地说“来秭归吧,就为了看‘三个人’——诗人屈原,美人王昭君,野人无名氏”,他津津乐道地说,庄严雄伟的屈原祠,千古流芳世人景仰,自不必说,昭君出塞的香溪河,潺潺流淌,香飘万里,三峡竹海,山峦叠翠,可谓赏心悦目;那幽静奇特的九畹溪,惊险绝伦,非去不可。 我愣神之间,只有“呵呵”。

我的思绪一直在飘荡,想象着汨罗江两岸粉墙村舍,鸡犬相闻,桃红柳绿,姹紫嫣红,热情的主人邀请你如家,打开竹筒里的米酒,给我讲述山里的故事,带我参观坐落在汨罗山上古幽拙朴的的屈子祠、骚坛和屈原墓……  李自江的朋友是秭归人,他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给我介绍说,楚三闾大夫的“遗迹”会让你失望的,过去1800多年了,昔日明月今人看。

汨罗江边淘金、挖沙的人把矿砂泥土堆为半边江,江流变向河岸支离破碎,住在岸边的几户人家最担心的就是江岸突然坍塌,汨罗江早已没有灵气、古风和“清白”。

我听闻此言,黯然叹息。 远望一江大水浩浩荡荡,水波拥挤着两岸,浪花拍击着千年来不断变换形状的岸堤。 深锁书斋若许年,我刻意把思考的时间大量地投影在先秦两汉的书卷和尺牍,几乎忘却了窗外五彩缤纷的互联网+方孔兄的世界和那世界的争分,追寻古人遗风,对照显示社会,颇有些刻舟求剑的迂腐和自以为是的况味。

  汨罗江目前还没有断流,但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和保护。

现在的江陵县是曾经的楚都郢城,公元前278年,黯然伤神的屈原,没有等待到他心中栽培的春兰、秋蕙开花结果,辞别了即将收获的美丽馥郁的杜衡芳芷,从江陵县打马出行,兰草水境边一路郁郁独行,跑上椒木小山暂且停留,最终来到了秭归县汨罗江眫。

秭归县名来源《水经注》“屈原有贤姊,闻原放逐,亦来归,因名曰姊归”,“秭”由“姊”演变而来。

听闻哥哥被放逐后,妹妹准备了28道美味佳肴等待哥哥到来。

这28到绝世佳品是妹妹从神仙那里学得的手艺,一些珍馐芳草甚至成为屈原骚歌中的咏唱之词。   二  那夜,路过秭归,江心忽明忽灭,若沉若浮,云天之巅的秭归神秘而幽静。 现在的香炉坪坐落着几处茅屋,这里是诗人的诞生地。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紫檀竹简上散发出清幽芬芳,记得《离骚》的“开场白”,屈原感到丝丝寒意,晚风从凌乱的发须上掠过,他身子微微一震。   两千多年前,这个山间平畈上,住有一户人家,主人伯庸。 有一天伯庸夫人正要分娩,天空突现祥云,并伴有丝竹之声,伯庸十分惊异,便立即在门外摆上香炉,焚香礼拜。

这时从房里传来婴儿的呱呱声,一种异香也扑鼻而来。

因为这孩子出生时有异兆,伯庸很喜欢他,给他取了个名叫屈原。 途经一个山洞,留恋于一处深井,屈原宁肯忘记这是他年少时的“读书洞”和“照面井”。

他最终没有品味到妹妹亲手烹调的美味,那些香草、美味、美人啊,都是诗人胸中的块垒和思想的“喻体”。 而此刻,楚怀王在酒池肉林中大快朵颐,靳尚大人如醉如痴地玩弄着珠光宝气的珊瑚树。

这日凌晨或者黄昏,秦国的长矛和利剑就要刺破楚国的梦魇,楚国郢城的宫殿在惊雷疾雨中摇摇欲坠。

  我活动了一下僵直的手脚,脆弱的生命终究要归于一小块弹丸黄土。

生死问题一直以来是个永恒的哲学问题,也是芸芸众生时常需要叩问的问题。 哈姆雷特曾经说“tobeornottobe。 ”(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个问题)。 死亡不可避免,甚至生命的长短都是不可把握的,多少的人不留痕迹的离开,宛若长江里一粒微尘。 《论语·泰伯章》中的曾子说过一句话,原文为“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屈原诗歌是中国完整地流芳于人间的作品,是“忠君爱国”思想者和践行者。

根据基因学原理,屈原在生之初就准备了一场千古流芳的死亡。 汨罗一水,迤迤逦逦,哪里有屈原的魂魄呢?竹林深处啊暗无天日,道路险峻啊独自来迟。 孤身一人啊伫立山巅,云海茫茫啊浮游卷舒。

山色幽暗啊白昼如夜,东风狂舞啊神灵降雨。

我痴情等你啊忘却归去,红颜凋谢啊怎能永葆花季?这本来是屈原作品《山鬼》,传说说屈原为妹妹写的招浪情书,但就在屈原奋力一投的那一刻,这诗成为了屈幺妹追忆哥哥的绝命诗。 而向顷襄王进谗言逼死屈原的贵族子兰和上官大夫靳尚却举着盛大的酒器,一面庆祝政敌屈原的死亡,一面预祝楚国的灭亡。

  三  那是个“礼崩乐坏”的时代,为了夺得社稷江山,春秋五霸,战国七雄,“你方唱罢我登场”。 至少有五种力量早控制着一种局面。 一种力量安邦济世的“苦行僧”,孔孟、墨子、韩非子等,他们在枪林弹雨中周游列国、絮絮叨叨;第二种力量是脑肥肠满的霸王们粉墨登场“过把瘾就死”,如秦襄王、楚怀文章标题:屈子归来,给我一瓢长江水文章地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