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禧年化妆摄影学校被曝光:找学托骗人 诽谤竞争对手(转载)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30浏览

郑州禧年化妆摄影学校被曝光:找学托骗人 诽谤竞争对手(转载)

    (东方今报记者/杨海霞实习生/岳修科)近期,有读者举报,他们学校门口聚集了大量的学托儿,导致该校招生量损失过半。 记者跟踪多天暗访,于3月19日“成功”被托儿带进另外一家化妆学校,经历了学托儿“托人”的全过程。   化妆学校被学托儿抢走生源  3月15日15时41分,陈老师拨打东方今报新闻热线投诉,称学校门口聚集大量学托儿,严重扰乱行业秩序。

  陈老师说,他所在的北影.赛美儿化妆摄影学校(以下简称“赛美儿”),位于二七广场某办公楼。

1个月前,他陆续接到一些曾来学校咨询过、想报名学习的学生打来的电话。 说是从赛美儿咨询后下楼,有人拦住说这个学校教学质量不行,建议去别家。

  学校对比了近两年的招生量,“每年二三月是招生旺季。

去年春节后的一个月我们招了150人,今年2月我们招了200人。 今年3月,在咨询人数增多的情况下,半个月我们只招到40人”。

  老师跟踪拍到学托儿  3月15日,陈老师用摄像机拍到了学托儿。   当天上午,刚刚在赛美儿咨询过的学员反映,在楼下遇到了学托儿。 下午2点多,有名学员咨询后离开,陈老师带个摄像机偷偷跟在后面。

这名学员下楼走了两三百米后,果然有两男一女向她搭讪,推荐她到另外一所学校。

随后,陈老师给之前来学校咨询过的学员打电话,发现半数以上被学托儿骚扰过。 据学生介绍,学托儿把他们带进了其他5家学校。

  学托儿以问路为由和记者搭讪  18日上午,记者带着十多岁的女孩婷婷(化名),装作带妹妹去赛美儿学化妆。 10时20分,记者和婷婷下了楼,刚向南走了200多米,记者听到“震耳”的打电话声。   距记者半米处一个三十来岁、穿运动衣的男子正大喊着打电话:“喂,我找到学校了,是那个赛美儿化妆学校吧?我问过了,在这里学了一个多月不太理想,都是学生在代课。

哪个学校好呀?陇海路那一家!好,我去看看。

”  男子外地口音,边打电话边歪头看了看记者。

挂掉电话,男子过来找记者问路:“陇海路咋走啊?”记者回答:“不熟悉。 ”  “我要去陇海路找个化妆学校,在啥摄影器材城对面,你知道不?”说着,男子向婷婷手中的宣传袋瞄了一眼,惊讶地问:“你们也是来学化妆摄影的?我妹妹也想学。

俺老家有人在赛美儿学过一个多月,我刚问了说学得不理想,都是学生代课,另外连个吃饭的地儿都没有。 ”  把记者带到另一家学校  顿了一会儿,男子说:“听说陇海路南站附近有个不错的学校,叫禧年新时尚,咱一块儿去那儿看看?”婷婷有点“动心”,不过以“不知道陇海路在哪里”推托。   男子忙跑到路边向小贩打听路。 小贩说:“沿二七广场一直向南,大约走半个小时。 ”  男子催记者:“走吧,不远。

不多转转咋找好学校?听说禧年新时尚不错,学费低,仨月才两千来块。

有个老乡的孩子在那里上学,说是一个老师带一个学生、手把手地教,现在她毕业了,一个月赚四五千元呢!”说着,男子带着记者和婷婷向二七广场走去。 11时20分,记者和婷婷走到陇海路,并未见到禧年新时尚。 这时,记者说啥也不同意往前走了。

  这时,男子忽然指着对面说:“不就在那里吗?”  顺着男子指的方向,在陇海路南,透过川流不息的车辆,隐约看到对面有一个临街门面房,名字正是“禧年新时尚”。

  狂批对手后大赞这家学校  记者和婷婷跟着男子进入禧年新时尚一楼的接待大厅。

一名女子迎上来:“请问,有什么事吗?”男子说,是想学习化妆。

  女子热情地迎过来,招呼看他们的宣传页。 听说记者刚去赛美儿咨询过,女子竟拿出一份赛美儿的宣传册,开始逐条批驳,“你看赛美儿模特的妆容非常缺乏层次。 还有,模特的眼影太浓,你觉得哪家影楼能这样化妆?你妹妹学后不是要去影楼找工作吗?赛美儿化这样的妆根本不实用”。 然后,她拿出禧年新时尚的宣传册开始讲优点。

  随后,记者向她咨询学费。

女子说,普通的化妆、造型全能班,3个月学费3500元。

记者问男子:“你不是说仨月两千来块吗,怎么反倒比赛美儿贵?不学了。 ”  女接待接话:“我们的价格为啥贵?赛美儿把大量的钱做了广告,而我们用这部分钱请了最好的老师。

”  男子急忙对记者说:“咱两个学生呢,让我老乡给老师说说便宜点。 ”  说着,男子给老乡拨了电话让女接待接。

女接待称看在老学员介绍的面子上,3500元学费打八折,收2800元。

  记者表示价格太高,带婷婷出来,男子也急忙跟出来:“你要不想去这家,就留个电话。 咱们谁知道别的好学校,互相通个消息。 ”  随后,记者找理由离开,另一路记者跟着男子。

只见他在附近转悠一会儿后,又返回赛美儿楼下。 12时20分,男子在赛美儿一楼推了自行车,去附近的一家米皮店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