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解放骊山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101浏览

第一百七十四章 解放骊山

  “阿拉....这孩子的表现有些超人意料呢。 ”立于黑影之上,狂三掩嘴轻笑。   刚刚,藤丸立香想到了击败金人的方法,她让张飞六人正面进攻,暂时压制金人,而后玛修将未来之城展现,以庞大的压力压迫金人,逼迫金人全力出手。   然后让荆轲进攻那暴露出来的弱点。   担心弱点被袭击的金人立刻回防,无视玛修的攻击,扛着一座城的重量保护起了弱点。   但就在这时,陈胜突然脱离前线,趁着金人都被拖着的时候,一剑砍在了金人的另一边,之后配合吴广,再一次在金人身上开了个大洞。

  但这一次的进攻让金人再次回防,但有人比它更快,斯巴达克斯强硬的挤入了金人内部。   似乎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一个人,金人的一只手不断拍打着自己的伤口,似乎打算这样硬生生拍死斯巴达克斯。   “这样就行了吗?”看着双手都护着伤口的金人,张飞持着长矛不解问道。   “不,我们等信号!”藤丸立香自信一笑。   “信号?”  张飞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声响就轰然传来。

  “那是....喂喂,那家伙不会死了吧?”  那是金人不断拍打的地方。

  里面有着斯巴达克斯!  “不,我的计划是从内部崩溃。 ”  “如果金人的外部十分坚硬的话,那从内部开始进攻就好了,如果这是类似机器人的存在,内部就是它最大的弱点。

”  “我召唤出了斯巴达克斯真是太好了!”藤丸立香一脸庆幸的如此说道。

  斯巴达克斯的宝具是经常发动型宝具,能将一部分从敌人那受到的伤害变换为魔力,储蓄在体内。 魔力的变换效率会随着斯巴达克斯体力的减少而上升。

像这样蓄积在体内的魔力,可以用来提升斯巴达克斯的能力。

  随着蓄积的魔力增多,会开始巨大化,受伤部分如同肿瘤一般突起。 大到极限时完全变为异形,那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控制斯巴达克斯。

  假如斯巴达克斯被痛打到濒死的话,储存下来的庞大魔力将足以破坏眼前一切。 既可以作为对人宝具,也可作为对军宝具使用,但其自爆的最大威力甚至可匹敌对城宝具。   因为,不管多么坚固的外表都会有脆弱的内在,只要瞄准那一点下手,就算是金人,也能轻易击败。

  但,想要不断使用宝具,直到让金人崩溃,需要很庞大的魔力和体力,在这么多从者中能做到这一点,唯有斯巴达克斯。

  利用斯巴达克斯的力量,金人的身体不断崩坏,而到了一刻钟后,金人的身体上出现了好几个大洞,而在心脏位置处,可以隐约看见一个闪烁着蓝色光芒的魔力源。   “那就是金人的动力源!荆轲!”藤丸立香大喊。   “交给我了!”  毁灭魔力源,肯定会将魔力源音波,而引爆魔力源之后等待他们的,自然是一场惊天爆炸。   任何人被卷入那爆炸中,都很有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不管是荆轲还是刘备。   但为何藤丸立香让荆轲出手。

  最主要一点,是因为现在的荆轲速度更快,宝具更强,那抛弃自己生命挥出的最后一击也最有可能刺穿魔力源!  而且,藤丸立香也相信,如果是荆轲的话,如果是那位刺杀始皇帝的千古第一刺客,一定能安全回来!  “....我就姑且赞赏一句吧。 ”大和沉默良久,“干得不错。

”  “阿拉....大和就是这样不诚实,所以才这么久都拿不下崖君啦。

”双臂自身后伸出,搂着大和身躯,“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帮我磨砺那孩子。 ”  “不过是提督的命令,我什么都没做。 ”  金人并非这么简单就能击败的存在,真正的金人,无论内部还是外部,都坚如磐石,无可撼动,纵使斯巴达克斯进入了金人内部,不将全部魔力凝聚一起,释放出自爆攻势,也无法击碎金人的内部。   现在他们能如此轻松击败金人,不过是因为大和早就对金人动手,让金人威力下降了至少六成而已。

  但这就是极限了,既然是磨练,大和便不会打算救人,如果他们死在金人手上,就证明他们不过如此。

  “呵呵呵...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呢,对了对了,大和,你和崖君之间有什么进展了吗?”  “.....我的决定你已经知道了,又何必来问我?”大和叹气,“稍微自信一点,对提督多一点信心,他心里有的,不是一直只有你吗?”  “说的也是呢...”一声叹息,狂三的表情略显有些落寞,“我似乎不适合当一个大方点的正宫呢。

”  “提督不就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一直没有给其他人腾位置吗?”  “阿拉...难道不是大和没能力走入崖君心房吗?”  “....啰嗦!”  大和与狂三谈话间,藤丸立香等人已经恢复过来,荆轲虽然身负重伤,但也成功的活了下来。

这一战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也让彼此之间的感情更加精进,使这个团队凝聚力更强。

  “这里就是....骊山内部吗?”一行人顺着开辟出的道路前进,大致半个时辰后,来到了骊山深处,是深埋骊山内部的深处。   相当于,这是被骊山镇压的地方。

  “好冷....为什么这里这么冷?”莫德雷德与藤丸立香都抖着身子,不仅是他们二人,就算是玛修与荆轲,也有些受不了。   “还好我的酒够多。

”荆轲一口一口灌着烈酒,以此使自己体温保持常态。

  “这里是冰封我等的地方,为保持我们的活力,狗皇帝亦寒气镇压我们的力量,让我们活性降到最低。 虽然在沉睡中不断成长,但也失去了应有的自由。 ”陈胜稍稍皱眉,觉得这话不对,于是重新道。

  “应该说,我们在沉睡中,不知不觉变成了类似于从者一样的怪物。 ”  “这样的我们,还能算人类吗?”  “所以,陈胜先生才愿意帮我们对抗始皇帝吗?”玛修问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