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怀尧传媒界的“外星人”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58浏览

吴怀尧传媒界的“外星人”

高中生进军京城做编辑  从相貌上看,身型瘦小的吴怀尧还像个涉世未深的中学生,实际上,今年26岁的他,早在17岁那年就告别了校园生活。   吴怀尧高二下学期快结束时主动提出退学,起因是他贴出的一张大字报,那是2003年6月的事了。 那一年,吴怀尧17岁,还是湖北某校高二文科班的一名学生。

一天早上,因为几位同学没去做早操,校长竟当众对其中一位大打出手。 校长的举动,让吴怀尧深感震惊,酷爱阅读写作的吴怀尧,随即在校园公告栏里贴了一张大字报,要求校长:既然有当众打学生的决心,就应该有当众向学生道歉的勇气和担当。

结果,校长没有道歉,吴怀尧却一下子成了刺儿头,受到了一些老师的冷嘲热讽。 这让吴怀尧对学校失望透顶,想到了逃离。   听说儿子要退学,吴怀尧的父亲非常意外,但他并没有强迫儿子返校上课,而是一遍又一遍地给吴怀尧讲道理,希望他迷途知返。 父子俩僵持10多天时间。

爸爸急了,就跟吴怀尧立了个军令状:这个暑假,你可以不参加补课,如果你能不借助家里的帮助,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我今后就不再干涉你的生活,怎么样?  第二天,吴怀尧只身去了武汉。

那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到武汉的第二天,他就找到了一份推销化妆品的工作,同事中很多人都是武汉名校的大学生。

一个半月后,吴怀尧带着自己的第一桶金回到家乡。

当他把1000多块钱掏出来送到爸爸眼前时,爸爸兑现了承诺,不过还是加了一个附加条件:你可以先出去闯闯,要是闯不出路子,那就回来继续上学!  2003年9月上旬,吴怀尧再次来到武汉,住在姐姐家里,当起了专业作家。

  12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姐姐家楼下的小书摊前,吴怀尧碰上了到武汉修改小说《亲爱的苦难》的北京作家沙漠舟。

经过一番长谈,在看了吴怀尧二十多万字的作品后,沙漠舟对这个特有主见的小家伙很是欣赏,当即鼓励他到北京去历练历练,吴怀尧也动了心。   2004年农历正月初八,刚刚18岁的吴怀尧,怀着一种天下任我行的心情,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到北京后,吴怀尧先在表哥和沙漠舟家分别住了几天,便带着自己的作品,冲到一家文化公司去应聘。 因为一无学历,二无实际工作经验,刚踏进公司大门时,吴怀尧心里一点都没底。 没想到,在粗略浏览了吴怀尧的习作之后,所谓的面试便变成了朋友似的倾谈,总编辑很快便笑着伸出手来,欢迎吴怀尧成为该公司最年轻的编辑。   一个连高中都没读完的毛头小子,一进门就做图书编辑,能胜任吗?面对一些人质疑的目光,吴怀尧知道如何证明自己。

  吴怀尧所在的公司,当时是百花文艺出版社的合作伙伴,联手出版100多卷本的百花散文书系。 这使吴怀尧有机会大量阅读古今中外最为优秀的散文名篇。

进公司第一年读书量超乎常人。 如他所说,不亚于在大学念了4年中文系。

正因为勤奋好学,进公司的第二年,吴怀尧就成了当家编辑,他策划出版的《人类最佳读物》10卷本,至今还是各大书店畅销书架上的抢手货。

  天资聪慧的吴怀尧,就这样敲响了自己的人生第一锣。   推出中国作家富豪榜,  轰动全国  2006年暑假期间,吴怀尧突发奇想:写一本全面反映中国学生现状的《中国学生调查报告》。 选题顺利通过后,他兴冲冲地跑回家乡,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深入到各个校园,对学生们的所思所想和学习生活状况展开深入细致的调查,掌握了大量鲜活的第一手资料。 采访归来,吴怀尧很快就写了20多万字,可写着写着他却发现,无法将那些鲜活生动的素材变成一部震撼人心的作品。   守着一篮子好菜,却做不成佳肴,一位作家朋友看到吴怀尧为此苦苦思索,就建议他去做记者,学习调查报告的写作。

2006年8月底,通过这位作家朋友的牵线,没有上过一天新闻学的吴怀尧,吹着口哨,以实习生的名义,走进了知名财经媒体《财经时报》的大门。

  走进报社之后,吴怀尧发现,相比社会上那些讲究论资排辈的单位而言,媒体似乎更注重实际工作能力,大凡新人入门,都要先写出一篇报道来,是骡子是马,一遛就知道。 经过一番权衡,吴怀尧将目光盯在了同龄人中的商业新贵身上,并悄悄做好了案头准备工作。

以前从未写过新闻调查类的东西,第一次写稿之前,他只好临时抱佛脚,跑到街上花两块钱买来一份《南方周末》,从第一版读到最后一版,就知道该怎么写这类调查文章了。

  进报社实习不到半个月,吴怀尧就交了一篇长达5000多字的新闻处女作,主标题为《80后新贵开始商业起跑》,交稿第三天,让吴怀尧大吃一惊:没想到主编基本上没有改动,就作为文化版的封面文章重磅推了出来。 文章发表后,引发诸多文摘报刊和各大网站竞相转载。   这是吴怀尧的第一篇新闻作品,发表于2006年9月16日。 它像一块沉甸甸的敲门砖,让没有文凭没有学历没有资历的吴怀尧,成了《财经时报》最年轻的正式记者,让报社其他20多位毕业于名牌大学新闻专业的实习生目瞪口呆。   那年的金秋时节,先锋作家洪峰上街乞讨的消息,让全社会为之震撼。

报社里有人便跟吴怀尧开玩笑:写作没前途,趁早放弃哈!洪峰乞讨事件和同事那些善意的玩笑,深深地刺痛了吴怀尧年轻而敏感的心。 曾经高高在上的作家们,如今被拉下了神坛,有些甚至成了市井取笑的对象,这究竟是社会评价标准的进步,还是沦落?  吴怀尧想到了整个作家群体,他们在为社会创造精神财富,自身的物质生活水平究竟如何?他们在成为精神巨人的同时,难道就不能同时成为物质上的富翁?带着这个疑问,他开始收集这方面的资料,没想到各种平面和网络媒体上,居然都没有关于中国作家生存现状的报道。

在一番慨叹之后,吴怀尧生出了一个非常强烈的念头,他要用一篇文章的力量,推翻公众对作家穷酸的固有印象,让全社会都来关注作家这一特殊群落的生存现状。

1/3123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