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干爸爸的画册(211)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141浏览

第4卷·干爸爸的画册(211)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这就是画册;这就是哥本哈根的生活和工作的故事。 它是从黑暗开始漆黑的一页:它就是黑暗时代。 现在我们翻一页吧!干[爸爸]说。

你看到这些图画了没有?只有波涛汹涌的大海和狂暴的东北风在号叫。 它推动着大块的浮冰。

除了从挪威的石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块以外,冰上没有什么人在航行。 北风把冰块向前吹,因为他故意要让德国的山岳看到,北国该有多么庞大的石块。

整队的浮冰已经流到瑟兰海岸外的松德海峡,哥本哈根就在这个岛上,但是那时哥本哈根并不存在。

那时只有一大块浸在水底下的沙洲。

这一大堆浮冰和一些庞大的石块在沙洲上搁浅了。

这整堆的浮冰再也移动不了。

东北风没有办法使它再浮起来,因此他气愤得不可开交。

他诅咒着这沙洲,把它称为贼地。 他发誓说,假如它有一天从海底露出来,它上面一定会住着贼和强盗,一定会竖立起绞架和轮子。 但是当他正在这样诅咒和发誓的时候,太陽就出来了。

太陽光中有许多光明和温柔的精灵光的孩子在飞翔。 他们在这寒冷的浮冰上跳舞,使得这些浮冰融化。

那些庞大的石块就沉到多沙的海底去了。 这混蛋太陽!北风说。

他们是有交情呢,还是有亲族关系?我要记住这事情,将来要报仇!我要诅咒!我们却要祝福!光的孩子们唱着。

沙洲要升起来,我们要保护它!真、善、美将要住在它上面!完全是胡说八道!东北风说。 你要知道,对于这件事情,灯没有什么话可说,干[爸爸]说。 不过我全知道。 这对于哥本哈根的生活和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我们再翻一页吧!干[爸爸]说。

许多年过去了。 沙洲冒出水面了。

一只水鸟立在冒出水面的一块最大的石头上。 你可以在图画里看见它。 又有许多年过去了。 海水把许多死鱼冲到沙洲上来。

坚韧的芦苇长出来了,萎谢了,腐烂了,这使土地也变得肥沃起来。

接着许多不同种类的草和植物也长出来了。

沙洲成了一个绿岛。

威金人就在这儿登陆,因为这儿有平地可以作战,同时瑟兰海岸外的这个岛也是一个良好的船只停泊处。

我相信,最初的一盏油灯被点起来,完全是因为人们要在它上面烤鱼的缘故。 那时的鱼才多呢。 鲜鱼成群地从松德海峡游过来;要想把船在它们上面推过去真是非常困难。 它们像闪电似地在水里闪耀着;它们像北极光似地在海底燃烧。 松德海峡里藏着大量的鱼,因此人们就在瑟兰沿岸建筑起房子来:房子的墙是用林村做的,房子的顶是用树皮盖的。 人们所需要的树简直用不完。 船只开进海港里来;油灯悬在摇摆的绳子上。 东北风在吹,在唱着歌:呼呼呼!假如岛上点起一盏灯的话,那么这就是盗贼的灯:走私贩子和盗贼就在这个贼岛上进行他们的活动。 我相信,我所希望的那些坏事将会在这个岛上发生,东北风说。 树马上就要长出来;我可以从它上面摇下果实。

树就在这儿,干[爸爸]说。 你没有看到这贼岛上的绞架么?被铁链子套着的强盗和杀人犯就吊在那上面,跟往时一模一样。 风把这些长串的骸骨吹得格格地响,但是月亮却沉静地照着它们,正如它现在照着人跳乡村舞蹈一样。

太陽也在愉快地照着,把那些悬着的骸骨打散。 光的孩子在太陽光中唱着歌: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这儿将是一块美丽的地方,一块又好又漂亮的地方!这简直像小鸡讲的话!东北风说。 我们再翻一页吧!干[爸爸]说。

罗斯基勒①这个小镇的教堂的钟声响起来了。

亚卜萨龙主教②就住在这儿。

他既能读《圣经》,也能使剑。

他既有威力,也有决心。

这个小镇在不断地发展,现在变成了一个商业中心。

亚卜萨龙保护这个港口的一些忙碌的渔人,免得他们受到侵略。 他在这个污秽的土地上洒了圣水:贼地算是得到了一次光荣的洗礼。

石匠和木匠开始工作,在主教的指挥下,一幢建筑物出现了,当那些红墙筑起来的时候,太陽光就吻着它们。

这就是亚克塞尔之家。 有塔的宫殿,非常庄严;有台阶,有陽台;呼!嘘!东北风怒气冲冲吹呀!扫呀!宫堡仍然屹立不动!①罗斯基勒是位于丹麦西兰岛东北部的一个港口。 ②亚克塞尔亚卜萨龙(AxelAbsalon,1128~1201)是丹麦的一个将军、政治家和大主教。 他曾经多次打退外国人的侵略。 宫堡外面就是海坟①商人的港口。

人鱼姑娘的闺房,在海上绿林的中央。 ②①海坟是丹麦文Havn一字的译音,指哥本哈根,因为这个城的名字在丹麦文里是Kobenhavn(买卖的港口)。 ②这几句诗是从丹麦诗人格兰特维格(,1783~1872)的作品中引来的。 外国(第2/11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