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所有支线完成 情感美文电台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情感障碍 99浏览

第661章 所有支线完成 情感美文电台

    陈歌拖着碎颅锤朝着走廊尽头走去,他在脑中将身边的队友全部过了一遍,发现所有人都有嫌疑。   醉汉喝醉酒误上灵车,他是所有人当中最正常的,对生活怀抱希望,畏惧死亡,但同时又拥有普通人的韧性。   医生和陈歌接触过两次,在其他乘客一个个消失的时候,医生却一直乘坐着这辆车,幸存了下来。   贾明就不用说了,更引起陈歌警觉的是李政,他还记得自己进入荔湾镇之前手机上收到的信息,给他发送信息的似乎不是李政本人。   他在见到李政后,没有主动去挑明这一切就是为了给双方留一个缓冲的空间。   剪刀是影子的概率在陈歌看来最小,他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凶更坏,这是旁人很难模仿的。

  笑脸男身份是个迷,如果影子在他上车前就杀了他,然后将他替换,因为其他人对笑脸男不了解,所以不管影子做什么,大家可能都会认为笑脸男原本就是这个样子。 他是最容易伪装的人,不过因为身份特殊,他也是最容易被怀疑的对象。

  碎颅锤前端的尖刺和地面摩擦,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陈歌独自走在黑暗当中,醉汉和剪刀都不敢靠的太近。

  此时的陈歌给他们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原本普通的男人,身上多了一些特别的气质。   “让我猜猜影子会给我准备些什么?”白猫趴在陈歌肩膀上,双耳竖起,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但是陈歌却一直没有发出预警,这说明大楼里可能有很恐怖的东西,但那家伙暂时还没有过来。

  家属楼不算大,陈歌很快走到了姜龙家门口,那扇失控的门就在这里。   “很快我就能知道失控的门和普通的门有什么区别了。

”陈歌扬起碎颅锤砸开房门。

  浓郁的血雾从房间内涌出,屋中的血雾要比小区内浓度还要高,普通人估计只能看清楚自己周围两三米远。   “我先进去看看。

”陈歌单手握住碎颅锤,另一只手伸进背包将红色高跟鞋取了出来:“得罪了。

”  他将两只鞋子扔在客厅当中,站在门口观察了一会,发现血雾屋子里没有什么陷阱,这才进入其中。   身体和血雾接触,心里莫名觉得烦躁,负面情绪冲击着大脑,如果是意志不坚定的人进来,很可能会失控:“你们几个先守在外面,这里雾很大,小心被误伤。

”  捡起红色高跟鞋,陈歌发现血雾靠近高跟鞋后会变得稀薄,它似乎在主动吸收血雾。

  “这雾气对鬼怪有好处?”陈歌询问白秋林,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白秋林身上心口处的血迹在向四周延伸。

  陈歌暂时还不清楚吸收这东西会不会存在隐患,所以他没有把所有鬼怪都放出来。   “客厅里没有异常,地下室在壁橱后面……”陈歌正要过去,肩膀上的白猫忽然叫了一声,陈歌扭头看去,发现白猫正冲着卧室呲牙。   “遇见红衣,小家伙通常会被吓的浑身发抖,它敢反抗,说明卧室里的鬼怪并不是太强。

”虽说不是太强,但陈歌也不会大意,他先将高跟鞋扔入其中,然后才慢慢进入。   “仔细感觉一下它在哪。

”卧室不大,可是白猫进来后却好像突然感知不到了那东西,一会冲着床底下呲牙,一会又对着窗帘叫唤。

  “它是在故意躲避拖延时间吗?”陈歌觉得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他不愿意再继续耽误下去,而就在这时,卧室的门突然关上了。   屋子响起八音盒的声音,血雾飘散速度变慢,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女孩的喃喃自语。   “爸爸和妈妈进入了地下室,爸爸出来后锁上了门,他提着黑色的袋子,摸着我的头,说不乖的孩子会被鬼抓走。

”  “我躺在卧室的床上,想起了妈妈的话。 ”  “一个人睡觉记得盖被子,一个人睡觉记得关严窗,一个人睡记得检查衣柜,一个人睡记得看下床底。 ”  “爸爸提着袋子离开了家,屋子里只有我。 ”  “我看了看被子里面,看了看窗户外面,看了看衣柜,看了看床下,可是都没有找到妈妈。

”  歌声在房间里里回荡,似乎讲述的是这房间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父亲说不乖的孩子会被鬼抓走,女孩最后没有听母亲说的地方看了又看,这是想要表达母亲已经遇害?”陈歌知道这房间的主人是姜龙一家:“当时姜龙被影子操控确实会干出各种恐怖的事情,地下室,失踪的母亲和姐姐,这一切都能对的上。

”  八音盒还在发出声响,然后换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   “红红的眼睛望着你,你看不见我,我看得见你。 ”  “我跟着你的视线移动,我躲在床底下,藏进衣柜里,站在窗户前,最后钻进了你的被子里。 ”  “我趴在你身后,躺在你身前,你还是看不见我的红眼睛。 ”  陈歌盯着女人说的那几个地方,挥动碎颅锤:“看来母亲确实是遇害了,她在这房间里,但是女儿却看不到。 我能听到母女两个不同的声音,说明她们两个都不在了,这正好和警方调查的结果吻合,姜龙妻子、女儿失踪,至今没有找到。

”  “杀死自己家人的就是姜龙,更准确的说是影子操控的姜龙,这家伙还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陈歌不知道姜龙的妻子和女儿是否无辜,他决定找到她们带回鬼屋慢慢询问。

  “自己出来吧,门我已经堵住了,你们逃不出去的。 ”  无人回应,八音盒的声音在屋内回响,陈歌也不废话,抡锤砸碎了床铺和窗户,最后走到柜子前面的时候,八音盒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应该不是影子的陷阱,可能是在迷惑我。 ”陈歌拿着高跟鞋,用鞋跟拉开柜门把手,里面摆放着一个精致的八音盒。   这盒子有些年头,里面还摆放着一张全家福,母亲抱着弟弟,姐姐幸福的靠在母亲身上,旁边似乎还站着一个人,但是照片那半边被剪掉了。

  拿起八音盒,陈歌直接将它塞进了背包里,他准备让漫画册里的鬼怪来搞定这个东西。

  “黑色手机上说的那个柜子里的红眼睛,应该就是指八音盒。

”  陈歌回想了一下,黑色手机上提到的所有场景片段,他已经全部完成:“荔湾镇这个场景一旦解锁,恐怕会引起轰动,捉迷藏医院、狗舍、柜子里的红眼睛、人头拖把、满是杀人狂和厉鬼的住宅区,而且就算逃出建筑,外面的道路上还有会招手、会变形的阴影,现在看来这场景简直完美,我的鬼屋终于不再局限于某一栋建筑,而是朝一个多样化的方向发展。

只要我再添置一些人偶和器材,我甚至可以将小布游戏当中的一切搬到现实当中,让游客可以亲身体验那种极致的快.感。 ”  陈歌已经能预想到,荔湾镇场景一旦解锁,将在整个网络上引起轰动,从来没有哪一家鬼屋敢玩的这么大。